主页 > 装修家居 >
长津湖战役:志愿军差点在下碣隅里将陆战1师包了饺子
发布日期:2021-11-30 01:59   来源:未知   阅读:

  长津湖战役是朝鲜战争中的老话题,国内的研究者和作家以这个题材发表的文章,出版的书籍也不算少。笔者利用美国朝鲜战争专著《朝鲜战争画史》和《被遗忘的战争: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当中的史料,试图给读者朋友们简单介绍一下长津湖战役的经过,并且做简单的点评。

  长津湖战役实际上是由一系列非常激烈的战斗组成的,限于篇幅,我不能多战役过程展开过于详细的描述,首先请读者朋友谅解。

  长津湖是国内通称的说法,美国人通称的说法是长津水库。它是朝鲜北部长津江上游的一个人工湖,位于咸镜南道。长津湖处于赴战岭山脉与狼林山脉之间,由发源于黄草岭的长津江向北在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形成长津湖,最后注入鸭绿江。在长津湖以东约30公里,是由长津江最大支流——赴战江所形成的赴战湖,两大湖泊及其附近地区就被称为长津湖地区。两湖周围崇山林立,平均海拔约1300米,山上林木繁盛,山间道路狭窄,偶有几处村落也是人烟寥落。长津湖地区从10月下旬开始进入冬季,至11月下旬日平均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27度,风雪交加的严寒气候。

  长津湖地区是一个天然的伏击场,主要道路两旁山林茂密,便于大军隐藏,而且山丘、湖泊遍布,严重限制美军的机械化部队的运动,且便于志愿军穿插,堵塞“联合国军”后退的道理。毫不夸张地说,长津湖之战是志愿军在整个朝鲜战争中打得最为出彩的战役,此战之后,“联合国军”闻风丧胆,一退千里,一直后退到38线以南地区。

  介绍完了长津湖地区的地形、气候,康狄再给读者朋友们简单介绍一下,长津湖战役发生的背景。美军在仁川实施两栖登陆逆转了朝鲜战争的局势,朝鲜人民军主力部队的补给线被切断,面对处于釜山防卫圈内的第8集团军和仁川地区的第10军的强大钳形攻势,人民军主力部队遭受重创,损失大量兵员和装备,残军乘第8集团军和第10军铁钳尚未合拢之前逃入北朝鲜境内,或者分散到南朝鲜的山林之中进行游击战。

  “联合国军”追歼朝鲜人民军进入北朝鲜,麦克阿瑟此时犯了战略性的失误,为了便于自己的参谋长爱德华·阿尔蒙德晋升中将,没有将阿尔蒙德指挥的美国第10军(即仁川登陆部队)置于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中将统一指挥之下。麦克阿瑟兵分两路,一路由沃克率领第8集团军由西路向鸭绿江推进,一路由阿尔蒙德率领第10军沿东路向鸭绿江推进。由于东西两路之间有太白山脉阻隔,实际上东西两路都是深入敌境的孤军。在“联合国军”兵分两路,比赛着向鸭绿江进军的同时,中国志愿军已经秘密跨过鸭绿江,隐蔽到朝鲜北部的山林地带。

  撇开沃克的西路军不谈,以下专门讲在长津湖地区被志愿军痛揍的美国第10军。在美第10军属下的部队中,韩国第1军是最早挺进长津湖的部队,并且他们还捉到了志愿军的俘虏,这意味着长津湖地区可能潜伏着大量志愿军部队,可是骄横且麻痹大意的,准备“圣诞节回家”的美第10军根本没有引起重视。10月30日,美海军陆战队1师(以下简称陆战1师)奉命与韩国第1军换防。在陆战1师东侧的是美第7步兵师,他们从利原向北推进。

  由于中国部队稍微露了一下脸,就消失了,“联合国军”的高级将领们虽然困惑不已,但是大都认为,中国人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挽回一下颜面”,中国军队绝对不敢与美军在战场上碰面。所以在11月23日感恩节那天,长津湖地区的美军士兵都享用了烤火鸡、南瓜馅饼,大家都准备打点行装,准备回家过圣诞。

  感恩节过后的第二天,美军发起了“圣诞节回家”攻势。位于阿尔蒙德的第10军右翼的韩国的首都师已经到达了鸭绿江边。紧挨着韩国首都师的是美第7步兵师,它当时所处的位置也快要到达鸭绿江边了。所以需要阿尔蒙德主要考虑的问题是让陆战1师向西北方向前进,攻击长津水库地区,与前两支部队会合。一旦沃克和阿尔蒙德的战略意图能够达成,两个钳尖碰到一起后,他们的两支大部队都向中间地带移动,沃克的第8集团军自西往东进攻,阿尔蒙德的第10军自东往西进攻,他们会切断中国军队与他们的大后方——中国东北的联系,将中国军队聚歼在北朝鲜北部地区。但是,事态并不像他们计划的那样发展。

  在美第10军的战线师师长奥利弗·史密斯的部队正在向长津水库地区移动。尽管从阿尔蒙德司令部传来的命令是让他们全速前进,可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二战名将史密斯还是小心翼翼地往前走。11月25日,第10军发布了一个“野心勃勃”的且颇具争议的攻击命令,这个命令的实施基础是阿尔蒙德假定——与第10军对垒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的战斗力是不堪一击的。阿尔蒙德下令,陆战1师需尽全力攻击长津水库西侧地带,从第7步兵师抽调的麦克里安特遣队(阿伦·麦克里安上校的第3步兵团,缺一个营,补上了唐·费斯中校的第32步兵团的第1营)将进攻长津水库的东侧地区。这两支部队都得到命令,要做好攻击准备——阿尔蒙德命令他们两天后,也就是27日发动攻势。对于美第7步兵师而言,它变成了一个“杂烩”部队,师部指挥的部队都是两天前刚刚拨给它的新部队,它自己的绝大多数的直属部队却远在100英里之外,在鸭绿江边,或者临近鸭绿江边。

  11月27日,当攻势发动的时候,陆战1师集结在长津水库到兴南港之间的长达80英里的被冰雪覆盖的公路的三个战略要地上。普勒的陆战1团(加上一些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队员和部分陆军官兵)部署在扼守交通要冲的古土里,此地距离朝鲜东海岸约50英里的路程。史密斯的师部集结在美军的后勤中心下碣隅里,此地位于普勒所部的北面12英里,工兵们正在修建一条机场跑道。在长津水库的西北头是陆战5团和陆战7团。在长津水库的东岸,除了麦克里安上校领导的特遣队,就是美第7步兵师剩下的部队——步兵31、32团和第57野战炮兵营。

  在长津水库所在的东线,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攻击了陆战1师和第7步兵师。在11月2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趁着夜幕和严寒(当时的气温在零度以下)的掩护,在漫天飞舞的大雪中,对这两支部队的正面和两翼发起了猛烈的进攻。这场战斗是美国人曾经经历过的战斗中最残酷的(不管是在朝鲜战争,还是其他战争中都是这样)。在长津水库以东地区,麦克里安/费斯特遣队几乎被全歼——这支3200人的部队中只有385名士兵挣扎着跑到了友军的阵地。麦克里安失踪后,费斯接替指挥。他们两个都没活下来。

  陆战5团和7团面对着可怕的敌人,他们掂量了一下自己的部队和敌军部队的可怕的兵力对比,他们将他们的死亡的官兵尸体和伤兵装上卡车,开始边打边退。奥利弗·史密斯把他的陆战1师的部队收拢起来,并收容了麦克里安特遣队的残兵,死守下碣隅里的那条飞机跑道附近的阵地,“联合国军”通过空中力量向他们补给弹药,最后大约有4300名伤兵通过飞机撤离。12月7日之前,留守古土里的是陆战1团和部分美国陆军官兵、英国海军陆战队员、南朝鲜军的一些零散部队。古土里南部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桥梁已经被志愿军摧毁了。但是美国空军空投了舟桥。美国陆战队员们想用这些舟桥搭建起生命通道,他们经常在炽烈的炮火下艰难地调整舟桥的角度。这个史诗般的行动持续了13天,最后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们和他们的友军带着他们阵亡战友的尸体、伤员以及装备撤了出来。

  在此之前,整个美国第10军已经全线军的损失,阿蒙德决定撤离北朝鲜。最大的海上撤退发生在兴南港,“联合国军”在港口外围建立了一道弧形的防线步兵师和韩国军队陆续登船撤离。最后一批士兵在圣诞节前夜才撤出来,他们都感到万分庆幸。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北部突然发起的强大攻势,令第8集团军和第10军损兵折将,一溃千里。长津湖之战作为经典战例,早已经载入史册。长津湖战役是美国人的伤心之战,迄今为止美国的军事院校和诸多的军事、军史专家还对这次战役念念不忘,对于长津湖战役的研讨性的专著也是层出不穷。康狄从单纯从战略战术地角度对它进行简单点评。

  先从战略角度,美军失败的根源在于战略上存在巨大失误。战略上的巨大失误又可以分成两个方面。

  1.美军高层对中国军队存在严重的轻视心理,从根本上认为中国不敢出兵北朝鲜。此时此刻,主导美国朝鲜战争军事战略的是“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远东军队的最高统帅、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面对中国对于“联合国军”越过38线的多次严正警告,面对多个来源的可以证实的中国会出兵北朝鲜的情报,麦克阿瑟仍然从心理上轻视中国,认为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不敢和现代化的强大的美军在战场上较量。就在中国志愿军发起第二次战役前不久,麦克阿瑟和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威克岛举行会谈,面对杜鲁门多次询问,麦克阿瑟“打包票”地向杜鲁门保证——中国不会介入朝鲜战争。“联合国军”挺进到朝鲜北部地区,部分“联合国军”遭到了中国志愿军的伏击,并且有好几支“联合国军”俘获了中国志愿军的战士。麦克阿瑟依旧不相信有大规模的中国志愿军部队进入朝鲜北部——当时兵分两路、驻地分散的联合国军实际上已经处境堪忧了,麦克阿瑟依旧狂妄地发动了“圣诞节回家”攻势,希望毕其功于一役,扫清朝鲜北部的人民军残军和可能进入的志愿军,然后“回家过节”。骄兵必败,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也正是美军高层的“后知后觉”、“浑然不觉”或者“假装不觉”、“视而不见”造成了中国志愿军在朝鲜北部,包括长津湖地区的战术突然性。

  2.美军高层犯了兵力分散、孤军深入的战略失误。北朝鲜主体山脉呈现南北走向,太白山脉将北朝鲜天然地分成东西两部分。狂妄的麦克阿瑟为了让自己的参谋长积累战功,顺利地升为中将,违背战场常识,在第8集团军与第10军汇合后,竟然没有将指挥权统一交给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统一指挥,而是保留了第10军的独立编制。由于阿尔蒙德的身份是麦克阿瑟远东美军总部的参谋长,他以这一身份是沃克的上级。而如果阿尔蒙德作为第10军军长,他的身份又是沃克的下级。这种复杂的相互隶属关系,以及阿尔蒙德本人高傲的性格,加上太白山脉及其余脉的地理阻隔,使得第10军与第8集团军的协同指挥无法实现,这客观上造成了两支深入北朝鲜境内的两支强大军队都成为互不统属、无法协同、无法相互策应的孤军。这给予了志愿军各个击破的机会。

  接下来,我再从战术角度进行简单的点评。事实上,美军在战略上的重大失误,为志愿军在战术上的巨大成功提供了坚实的保障。长津湖之战的诸多与美军战斗的宝贵经验,在之后的朝鲜战争中被奉为圭臬,依旧发挥着巨大的战术作用。我先说一说美军的战术失误。

  1.急躁冒进,忽视防守。由于阿尔蒙德麾下的韩国军队和第7步兵师已经抵达鸭绿江边,阿尔蒙德急切地希望陆战1师向西北方面前进,扫荡长津湖地区,与韩国首都师和第7步兵师汇合。当时阿尔蒙德本人处于“圣诞节回家”的狂热情绪之中,他本人也抱着和沃克争功的心态,于是忽视长津湖地区可能存在规模巨大的志愿军潜伏部队的事实,急切地命令部队前进。被严令加快进攻速度的部队往往忽视防守这是通病。忽视防守的部队给志愿军提供了伏击、偷袭和围歼的机会。陆战1师的师长奥利弗·史密斯与阿尔蒙德的个人关系非常恶劣,事实上他没有贯彻阿尔蒙德的冒进命令,而是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如果换了一个严格执行阿尔蒙德的命令的师长,那么可以想见,美军会损失更为惨重,志愿军会取得更大的战果。

  2.兵力、驻地分散,部队无法相互救援,也无法协同作战。阿尔蒙德在长津湖地区的兵力,总体上可以分成两支,分别位于长津湖的东岸和西岸。陆战1师虽然处于长津湖西岸,但是其部队分散在古土里、下碣隅里及柳潭里,三地之间距离长达80英里,长津湖以东地区的美军主力是麦克里安/费斯特遣队,他们结集在新兴里。东岸和西岸的部队很难越过冰封的长津湖相互救援。在残酷的战场上,有效的防线,应该是连续的,且有一定纵深的。美军在长津湖地区的几支部队根本谈不上防线,至多只能算是一条战线上的几个孤立据点。这几个孤立据点,很容易被志愿军分割包围,各个击破,甚至围歼。加上长津湖沿岸的地形特别适合伏击,道路两旁都是山林,天然的围点打援的好地方。

  长津湖战役之所以成为经典战例,是因为它不仅浓缩了战争史上败仗的最常见的战略战术失误,它也涵盖了人类战争史上的胜仗的最常见的几个最主要的获胜因素。志愿军在以下几方面具有非常明显的战略战术优势。

  第一,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部队秘密抵达作战地点,突然发起攻击,达成了绝对的战斗突然性。长津湖之战是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的最典型的战例。志愿军昼伏夜行,将大量部队秘密运动到朝鲜北部的广大地域,出其不意地对“联合国军”发起了突然袭击,在“联合国军”措不及防之时就给予敌军重大杀伤,很多敌人甚至在睡袋里就被志愿军打死打伤。“联合国军”尤其是美军有着巨大的炮火优势和空中火力优势,他们一旦进入正式的进攻或者防守状态,其步兵部队通常会得到强大的炮火支援和空中火力支援,美军最常见的战斗组合是,一个野战炮兵营对应一个步兵营,并配以相当的装甲部队的支援。因为志愿军在发起长津湖战役之时,美军实际上还处于行军状态之中,所以他们没有来得及构筑完备的步兵-炮兵-坦克三位一体的作战系统。这在很大程度上发挥了志愿军轻武器的优势,敌人的重武器的优势没办法发挥出来。正是出其不意才能够实现这样的战术效果。

  第二,志愿军选择的战场对己方特别有力,对敌方特别不利。长津湖地区山林茂密,道路狭窄,简直就是“平型关”的翻版。茂密的山林,便于志愿军隐蔽接地。狭窄的道路很容易造成机械化行军的美军大部队的交通堵塞,一旦在狭窄的道路上出现交通堵塞,敌军的撤退行动往往完全限于中断,只能在山谷之间的狭窄道路上被动挨打。这种地形对于围点打援也是特别合适,一旦堵塞敌军援军的先锋和后卫部队,敌人援军也只能在道路上被居高临下的志愿军部队“狠揍”。位于长津湖西岸的陆战1师部队,虽然战斗力强大,但是由于部队之间较为分散,三个据点之间相距较远,所以在志愿军对各个孤立据点展开围攻时,他们吃了很大的亏,付出了极大的伤亡代价,在强大的空中火力和空投保障的支持下,在友军部队拼死救援之下,才侥幸逃脱。位于长津湖东岸的麦克里安/费斯特遣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由于第7步兵师的主力部队分布在鸭绿江边,而后来加入的几个团都是杂牌部队,所以麦克里安/费斯特遣队几乎被全歼,麦克里安、费斯双双阵亡。恰恰是他们当中有部分胆大的人冒险从长津湖湖面向西撤退,才逃到陆战1师的防区,侥幸逃生。

  第三,志愿军采取了机动灵活的战术选择。在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将各种战术运用到了极致,既有伏击、围攻,又有大胆穿插、抄敌后路、围点打援,既有白天的激烈的肉搏战,又有黑夜的令敌人望而生畏的夜战。在歼灭麦克里安/费斯特遣队的过程中,志愿军战士不怕疲劳,不怕寒冷,不怕饥饿,舍生忘死地连续作战,在敌人援军到来之前将敌人几乎完全消灭。在下碣隅里的战斗中,志愿军巧妙地穿插到敌军的侧后,抄袭了敌军的后路,巧妙地运用山谷地形,用机枪、迫击炮和其他轻型火力打击进退维谷的敌军,给予敌军造成重大杀伤。在白天的肉搏战中,志愿军战士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与敌军缠斗在一起,使得敌人的炮火和空中火力优势无法发挥,在夜晚的夜战中,志愿军悄无声息地接近敌人,待发起攻击时,激昂的冲锋号令敌人闻风丧胆。

  长津湖之战志愿军获得胜利,美军遭到失败的原因还有很多。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人的因素。志愿军统帅英明地决策,让大部队悄无声息地进入战场,出其不意地发起攻击。反观“联合国军”最高统帅,盲目自信,骄傲轻敌,罔顾战场危险,一味追求巨大战果,使得“联合国军”被各个击破,遭到当头棒喝。志愿军的士兵爬冰卧雪,忍饥挨饿,长途机动,英勇顽强,纪律严明。他们构成了一部有组织有纪律的高效战斗机器。反观美军官兵,他们和最高统帅一样,对战场危险浑然不觉,争先恐后地希望为自己和部队赢得荣誉,一个劲地抢着往北跑。整天想着“圣诞节回家”的士兵,怎么可能放慢进军速度,加固好自己的防线呢?

  长津湖之战,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战术成功,挫败了“联合国军”的骄狂之气。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志愿军没有取得更大战果的主要原因。一是志愿军在武器装备上与美军还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尤其是在炮火和空中火力支援方面的巨大差距,正是这种差距,使得美军可以固守阵地,突围而出。二是志愿军此时已经显露出后勤方面的劣势,很多志愿军士兵身着单衣在极寒地带作战,冻伤造成的非战斗减员数目极其巨大。此时志愿军尚处于距离补给基地——中国东北较近的朝鲜北部,后勤方面的困难已经成为部队进一步扩大战果的瓶颈。三是机动能力方面与美军的巨大差距。志愿军的脚底板子可能会在长津湖这样一个较为狭小的地域赶得上敌人的汽车轮子,但是距离一长,敌军往往逃之夭夭。有一点必须注意到,第10军的大部队是在元山港和兴南港通过海运撤离的。敌军强大的两栖投送兵员和撤离兵员的能力是志愿军望尘莫及的。

  但是志愿军就是凭借着顽强的作战意志,凭借着出色的战略战术,取得了这场战役的伟大胜利。这场战役的重要意义不在于歼灭了敌人数千兵员,而在于吓破了敌人的胆子。正是因为志愿军在朝鲜北部发动的第二次战役,“联合国军”才一退千里,撤到38线次战役也才可以携上次大胜之余威,吓得敌军放弃汉城,使得志愿军赢得第三次战役的胜利。(范国平,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季我努学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