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外房产 >
戈尔巴乔夫宣布“八一九”政变失败
发布日期:2021-11-11 16:21   来源:未知   阅读:

  1991年8月21日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动的政变以失败告终。晚上21时许,被软禁三天的戈尔巴乔夫发表声明,宣布他已完全控制局势,一度中断的同外部的联系也已恢复,过几天他就可以完全履行总统职责。

  1991年7月26日,戈尔巴乔夫提出苏联新党纲,公开取消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是苏共党的指导思想。8月16日,即“八·一九”事件的前三天,发生了两件引人注目的事件:一、苏联军队党的监察委员会和武装部队党的特别委员会发出呼吁书,呼吁军队中的苏共党员加强团结,保卫祖国;二、曾任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苏联总统首席顾问的雅科夫列夫在《消息报》上发表声明,退出苏共,并警告社会各界:苏共领导正准备进行一场政变。

  1991年8月19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发布命令宣布,戈尔巴乔夫由于健康原因已不能履行总统职务,自即日起由他本人代行总统职务。同时宣布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贝会,行使国家全部权力,在苏联部分地区实施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由亚纳耶夫、总理帕夫洛夫、国防会议第1副主席巴克拉诺夫、国防部长亚佐夫、内务部长普戈、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等8人组成。该委员会发布《告苏联人民书》,称戈尔巴乔夫倡导的改革政策已经走入死胡同,国家处于极其危险的严重时刻。委员会连续发布两道命令,要求各级政权和管理机关无条件地实施紧急状态,并暂时只允许《线年,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会晤

  坦克和装甲车开入了莫斯科市中心。但是国家紧急委员会却遭到了以叶利钦为首的强烈抵制,成千上万的苏联人也加入了抗议的行列。

  持续三天的政变虽然以失败告终,但却震惊了世界,并永远改变了前苏联的历史。

  八月十九日凌晨,前苏联政界、军界强硬派发动政变。当时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都不在莫斯科。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正在克里米亚乡间别墅度假。在戈尔巴乔夫拒绝与发动政变的强硬派合作之后,遭到软禁。

  当时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也在他的乡间别墅疗养。由于叶利钦仍然可以自由活动,因此在得知政变消息之后,叶利钦随即驱车返回莫斯科,并且开始计划如何控制局面。

  他们组成的紧急状态委员会中包括前苏联政、军界多名要员。但恰恰是不够级别的叶利钦粉碎了这场政变。

  当时,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拥有相当的支持者。叶利钦很快在俄罗斯议会大厦成立了抵抗指挥部。中午11时46分,叶利钦在俄罗斯议会大厦举行记者招待会,宣读了《告俄罗斯公民书》,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是“非法的”,是“反宪法的反动政变”,要求立即召开苏联非常人民代表大会,呼吁“俄罗斯公民对叛乱分子给予应有的回击”,号召在俄罗斯全境内进行无限期罢工。

  在叶利钦和俄罗斯联邦其他领导人的号召下,很快形成了反对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浩大声势。中午12时许,莫斯科跑马场上,有人举行集会,开始只有上千人,人越聚越多。集会者宣读了叶利钦的《告俄罗斯公民书》。直到此时,在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下,军队开到莫斯科。集会开始不久,一队装甲车从大剧院方向开往跑马场广场。12时30分,示威者在民族饭店前用两辆无轨电车封锁了特维尔大街。市中心的所有桥梁上都停着坦克。军队开始在莫斯科市内大规模调动。

  中午13时,叶利钦走出俄罗斯议会大厦,登上封锁俄罗斯议会大厦的塔曼师110号坦克,他的几名助手也随其登上坦克。叶利钦发表了演讲,呼吁莫斯科人和俄罗斯全体公民进行反击。

  由于莫斯科流传军队要在下午16时进攻俄罗斯议会大厦,示威者从15时30分开始在红色普列斯尼亚河岸的俄罗斯议会大厦旁设置路障。

  8月19日上午,苏军部队开始进入莫斯科市中心。装甲车和坦克占据了国家重要机关附近的广场和交通要道。更有数十辆装甲车包围了联邦议会大厦。

  叶利钦在议会大厦前登上一辆坦克,发表讲话。叶利钦称政变是“反宪法的反动政变”,并且呼吁俄罗斯全国举行总罢工,对政变予以回击。

  国家紧急委员会称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政策将给苏联带来“致命的危险”,“戈尔巴乔夫发起的改革已经因为种种原因走入死胡同。”

  昨天,在国外的苏联人还觉得自己是一个有影响力、受尊敬的国家的公民……必须恢复苏联的骄傲和荣誉。

  叶利钦致电世界各国领导人,向群众发表演讲,指挥反对政变的力量。总而言之,当时的叶利钦就象是一位人民英雄。

  但是戈尔巴乔夫在政变的72个小时之内,与世隔绝。在那三天之中,甚至没有人知道戈尔巴乔夫的生死。

  大约一万人已在昨天晚上开始集会,但叶利钦号召更大规模的示威行动。数以万计的民众响应号召,不断上街示威。在莫斯科,示威群众估计达15万;在列宁格勒(现改称为圣彼得堡),约有25万群众上街。在白宫(俄罗斯议会大厦)阳台上的叶利钦把这次斗争形容为一场民主与独裁的战争。

  同时,有迹象显示,市场改革已初见成果。支持者在美国连锁快餐店“必胜客”(Pizza Hut)和麦当劳购买食物,为这次反政变行动提供“燃料”。

  这夜,政变首次造成了死亡事故。三名示威者在俄罗斯议会大厦不远的地方与坦克对抗时赔上了生命。

  虽然有关人士正部署一次周详的计划,但俄罗斯议会大厦并没有受到猛烈的攻击。

  一些政治评论员相信,甚至是这次政变的领导人也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新思维”的影响,而且他们也不能命令苏联军队对付人民。

  这次政变没有造成轰动,只带来了低泣。由于策动政变者了解到,他们的行动遭到民意的反对,军队也不会向人民开枪,所以,他们似乎只好放弃自己的决定。

  由于本身的无能、缺乏周详计划和酗酒等因素,紧急状态委员会最后走上内部分裂,并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裂缝不断扩大。

  最后,他们同意飞到克里米亚,向戈尔巴乔夫解释他们的行动。另一方面,叶利钦则留在莫斯科,但派遣一架飞机赶在政变者之前到达克里米亚,把戈尔巴乔夫接回莫斯科。

  22日,戈尔巴乔夫从克里米亚返回莫斯科,筋疲力尽,但面露微笑。他立即撤销了由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或个别成员颁布的一切决定;解除该委员会所有成员的现任职务;任命了新的国防、内务部长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等。这次事变后,苏联局势更加复杂化。俄罗斯联邦等乘机从联盟中央手中接管了原属中央的一系列政治、经济、甚至军事部门和权力。苏联一些地方出现浪潮。

  8月24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共总书记职务,建议苏共中央自行解散,下令停止各政党和政治运动在军队、内务部等各级军事机关和国家机关中的活动。他还颁布命令,组成以西拉耶夫为首的委员会治理国家经济。

  随着秋季和冬季的来临,叶利钦与其他的苏维埃共和国领袖结盟,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到了圣诞节,苏维埃联邦正式瓦解。

  各共和国和它们的人民在苏维埃联邦的巨大影子之下迷失了数十载,正重新走出来,并恢复了国际意识。